投稿

跨越——从互联网协议到公链

1533266615
【互联网是中心化还是去中心化的?】
 
一个技术的兴起,往往伴随着巨大的幻想和狂热的泡沫。互联网的前互联网时代,从20世纪80年代到21世纪初,互联网服务建立在互联网社区控制的开放协议上。这意味着人们或企业可以加强在互联网上的实力,知道游戏规则以后不会改变。这个时候的互联网是实践意义上的“去中心化”的,但是互联网巨头在这个时代也开始登场,包括谷歌、亚马逊、Facebook、LinkedIn和YouTube。在这个过程中,像雅虎,AOL这类集中式内容平台的重要性大大降低了。
 
在互联网的第二个时代,从2000年代中期到现在,营利性科技公司(主要是谷歌、LinkedIn、Facebook和亚马逊,俗称FLAG)构建了功能迅速超过开放协议的软件和服务。智能手机的爆炸式增长加快了这股潮流,移动应用成了人们使用互联网的主要因素。最终,用户从开放服务迁移到这些更先进的集中式服务。即使用户仍访问像Web这样的开放协议时,也通常在FLAG软件和服务充当中介的情况下来访问。全球数十亿人享用着尖端的技术,大多数技术都免费使用。但是初创公司、内容创作者及其他团体加强在互联网上的实力变得困难多了,还要担心集中式平台改变它们面临的规则,抢夺受众和利润。这反过来扼杀了创新,使得互联网不如以前有吸引力和活力。集中化还造成了更广泛的社会紧张局势,我们从围绕诸多话题的争论中可见一斑,比如虚假新闻、僵尸网络、用户“没有平台化”、欧盟隐私法以及算法偏见等话题。这些争论在近几年也越发激烈。         互联网的发展历程即是区块链技术的历史参考。区块链与互联网很多点是类似的。现在这个阶段就非常类似于互联网在2000年初的历史阶段。
 
在2000年的时候,很多人都宣传互联网是去中心化的,至今已经不需要解释,互联网到底是中心化还是去中心化?
 
毫无疑问,在互联网早期,平台还没有形成的时候,是有去中心化的趋势的,但随着几个领域平台企业的垄断性企业的规模足够大之后,互联网又重新回归了中心化的。几个平台企业就形成了新的中心,互联网逐渐偏离了真正的去中心化。
 
  面对集中化的互联网巨头,人们的第一个反应是实施监管,这和过去的通信网络如电报,广播,网络电视,电话相似,只要在基于硬件的传播源上设置通过与否与监听的逻辑,就可以高效的决定哪些内容和功能是用户可以使用的。但是在基于软件的互联网世界里,这种监管方式遇到了难题,因为代码的编程带来了无穷的可能性,过去基于硬件产生的监管模式是认为硬件构架很难被重新设计构建,但是互联网的软件即设施,可以在巨头或者社区的推动下不停的再设计其构架。
 
  互联网的去中心化来自于它基于一个简单的核心层,在这个核心层面上,连接着数亿万计的边缘设备。每个边缘设备都拥有参与功能(程序)发布和内容发布的权利。软件只是人类思维通过代码呈现出来,因此具有几乎无限的设计空间。连接到互联网的计算机大体上可以随意运行所有者选择的任何软件。有了合适的激励机制,构想的任何产品或服务都可以在互联网上迅速传播开来。互联网架构是技术创造力和激励设计交汇的地方。
 
  在21世纪头十年的后期,这种去中心化逐渐被垄断所控制,用户逐渐被迫参与“免费”的科技巨头营造的次级网络空间,在这个空间里,规则由巨头的算法指定。但是这种半垄断状态注定不能长久,新技术的萌芽总是在巨头的视野边缘,甚至是其事业之外。
 
 互联网仍处于发展初期:核心互联网服务在未来几十年很可能几乎完全重新设计架构。我相信,这将离不开区块链网络的支持,这种网络脱胎于最初在比特币中引入,在以太坊中进一步发展起来的想法。区块链网络将前两个互联网时代的最佳特点:社区管理的去中心化网络与最终超过最先进的集中式服务的功能结合了起来。
 
【EOS为什么会掀起巨浪】
 
在区块链行业生态当中,一个能够满足商业需求、高效的区块链公共应用平台是必不可少,并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Ethereum的兴起以及在2017年的爆发性增长,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绝佳的参考范例。以太坊作为区块链2.0,加入了智能合约,采用的仍然是POW算法(近期发布Plasma要转为POS)。号称要取代以太坊生态的EOS,则采用了DpoS。EOS在主网上线之前已经吸引近50个DAPP的入驻。
 
智能合约设计的是一个可以用来计算一切的分布式图灵完备机器,一个去中心化的应用平台,一个解决金融/财务纷争的预言机。早期的ETH在架构上为充分意识到scalability的重要性,全网资源共享,难以隔离。从以往经验来看,ETH在代币发售之时就经历了数次大面积拥堵,cryptokitties的流行就能够阻塞整个ETH网络的转账,随着区块链技术更加广泛的应用,线性处理压力正在面临超出其设计容量的风险。
 
区块链是一个能够保证输出可信的系统。去中心化系统容量天生不如中心化系统,所以,需要高容量的应用,可以根据需求选取中心化程度较高去中心化程度较低的区块链系统,基本上,所有的所谓大容量高并行低延迟的区块链系统,其实都有某种程度上的中心化,中心化程度越高越快。同互联网一样,区块链提供的也不是完全的去中心化,而是,你可以用它在任何层面,进行任何程度的去中心化。所以,你对容量需求高,就需要少去中心化一点好了,至少在可靠性上,它可能会比完全中心化的系统强。
 
然而,不得不承认的是,整个区块链行业还处于一个在初期完善基础架构的阶段,现阶段阻碍区块链大规模应用的最大障碍存在于技术上。Ethereum的机制以及运行效率,很难支持一个庞大的去中心化商业应用生态。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判断,虽然以太坊极其成功地普及了链上智能合约的技术并建立了包含各类区块链应用和ERC-20 代币的庞大生态,但它远未发展为能够满足现实商业需求的应用平台。限制它商业发展的阻碍存在于其技术机制。
 
为什么EOS有潜力成为一个更为完善的区块链公共应用平台?因为 EOS 能够解决Ethereum一些显而易见的问题。EOS 的 DPOS 共识算法和石墨烯底层工具组能够满足每秒上万次,甚至每秒上百万次交易请求的企业级应用需求。EOS软件也提供完善的账号系统,可以帮助开发者快速开发自己的DAPP,而如果要在以太坊上开发DAPP,则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去开发底层模块。
 
另外,EOS的跨链交互和虚拟机独立架构都有许多可圈可点的机制。比如 EOS 设置的以太虚拟机(EVM),能够支持现有在以太坊运行的智能合约。现存在于以太坊的区块链应用,通过添加少量适配,就能够在EOS 系统上运行。EOS比以太坊和比特币更趋于中心化。不过,它跟中心化的公司又不同,它通过共识机制来达成交易,有区块链的社区治理机制等,这是一个在去中心化和性能之间做了一定平衡的解决方案。可以预见,在 2018 年 6 月 1 日 EOS 代币分发结束,并推出 1.0 版本网络之后,整个区块链行业将迎来崭新的商业应用浪潮。
 
大家好,今天我来讲讲我对公链行业发展的一些思考

【互联网是中心化还是去中心化的?】
 
一个技术的兴起,往往伴随着巨大的幻想和狂热的泡沫。互联网的前互联网时代,从20世纪80年代到21世纪初,互联网服务建立在互联网社区控制的开放协议上。这意味着人们或企业可以加强在互联网上的实力,知道游戏规则以后不会改变。这个时候的互联网是实践意义上的“去中心化”的,但是互联网巨头在这个时代也开始登场,包括谷歌、亚马逊、Facebook、LinkedIn和YouTube。在这个过程中,像雅虎,AOL这类集中式内容平台的重要性大大降低了。
 
在互联网的第二个时代,从2000年代中期到现在,营利性科技公司(主要是谷歌、LinkedIn、Facebook和亚马逊,俗称FLAG)构建了功能迅速超过开放协议的软件和服务。智能手机的爆炸式增长加快了这股潮流,移动应用成了人们使用互联网的主要因素。最终,用户从开放服务迁移到这些更先进的集中式服务。即使用户仍访问像Web这样的开放协议时,也通常在FLAG软件和服务充当中介的情况下来访问。全球数十亿人享用着尖端的技术,大多数技术都免费使用。但是初创公司、内容创作者及其他团体加强在互联网上的实力变得困难多了,还要担心集中式平台改变它们面临的规则,抢夺受众和利润。这反过来扼杀了创新,使得互联网不如以前有吸引力和活力。集中化还造成了更广泛的社会紧张局势,我们从围绕诸多话题的争论中可见一斑,比如虚假新闻、僵尸网络、用户“没有平台化”、欧盟隐私法以及算法偏见等话题。这些争论在近几年也越发激烈。         互联网的发展历程即是区块链技术的历史参考。区块链与互联网很多点是类似的。现在这个阶段就非常类似于互联网在2000年初的历史阶段。
 
在2000年的时候,很多人都宣传互联网是去中心化的,至今已经不需要解释,互联网到底是中心化还是去中心化?
 
毫无疑问,在互联网早期,平台还没有形成的时候,是有去中心化的趋势的,但随着几个领域平台企业的垄断性企业的规模足够大之后,互联网又重新回归了中心化的。几个平台企业就形成了新的中心,互联网逐渐偏离了真正的去中心化。
 
  面对集中化的互联网巨头,人们的第一个反应是实施监管,这和过去的通信网络如电报,广播,网络电视,电话相似,只要在基于硬件的传播源上设置通过与否与监听的逻辑,就可以高效的决定哪些内容和功能是用户可以使用的。但是在基于软件的互联网世界里,这种监管方式遇到了难题,因为代码的编程带来了无穷的可能性,过去基于硬件产生的监管模式是认为硬件构架很难被重新设计构建,但是互联网的软件即设施,可以在巨头或者社区的推动下不停的再设计其构架。
 
  互联网的去中心化来自于它基于一个简单的核心层,在这个核心层面上,连接着数亿万计的边缘设备。每个边缘设备都拥有参与功能(程序)发布和内容发布的权利。软件只是人类思维通过代码呈现出来,因此具有几乎无限的设计空间。连接到互联网的计算机大体上可以随意运行所有者选择的任何软件。有了合适的激励机制,构想的任何产品或服务都可以在互联网上迅速传播开来。互联网架构是技术创造力和激励设计交汇的地方。
 
  在21世纪头十年的后期,这种去中心化逐渐被垄断所控制,用户逐渐被迫参与“免费”的科技巨头营造的次级网络空间,在这个空间里,规则由巨头的算法指定。但是这种半垄断状态注定不能长久,新技术的萌芽总是在巨头的视野边缘,甚至是其事业之外。
 
 互联网仍处于发展初期:核心互联网服务在未来几十年很可能几乎完全重新设计架构。我相信,这将离不开区块链网络的支持,这种网络脱胎于最初在比特币中引入,在以太坊中进一步发展起来的想法。区块链网络将前两个互联网时代的最佳特点:社区管理的去中心化网络与最终超过最先进的集中式服务的功能结合了起来。
 
【EOS为什么会掀起巨浪】
 
在区块链行业生态当中,一个能够满足商业需求、高效的区块链公共应用平台是必不可少,并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Ethereum的兴起以及在2017年的爆发性增长,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绝佳的参考范例。以太坊作为区块链2.0,加入了智能合约,采用的仍然是POW算法(近期发布Plasma要转为POS)。号称要取代以太坊生态的EOS,则采用了DpoS。EOS在主网上线之前已经吸引近50个DAPP的入驻。
 
智能合约设计的是一个可以用来计算一切的分布式图灵完备机器,一个去中心化的应用平台,一个解决金融/财务纷争的预言机。早期的ETH在架构上为充分意识到scalability的重要性,全网资源共享,难以隔离。从以往经验来看,ETH在代币发售之时就经历了数次大面积拥堵,cryptokitties的流行就能够阻塞整个ETH网络的转账,随着区块链技术更加广泛的应用,线性处理压力正在面临超出其设计容量的风险。
 
区块链是一个能够保证输出可信的系统。去中心化系统容量天生不如中心化系统,所以,需要高容量的应用,可以根据需求选取中心化程度较高去中心化程度较低的区块链系统,基本上,所有的所谓大容量高并行低延迟的区块链系统,其实都有某种程度上的中心化,中心化程度越高越快。同互联网一样,区块链提供的也不是完全的去中心化,而是,你可以用它在任何层面,进行任何程度的去中心化。所以,你对容量需求高,就需要少去中心化一点好了,至少在可靠性上,它可能会比完全中心化的系统强。
 
然而,不得不承认的是,整个区块链行业还处于一个在初期完善基础架构的阶段,现阶段阻碍区块链大规模应用的最大障碍存在于技术上。Ethereum的机制以及运行效率,很难支持一个庞大的去中心化商业应用生态。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判断,虽然以太坊极其成功地普及了链上智能合约的技术并建立了包含各类区块链应用和ERC-20 代币的庞大生态,但它远未发展为能够满足现实商业需求的应用平台。限制它商业发展的阻碍存在于其技术机制。
 
为什么EOS有潜力成为一个更为完善的区块链公共应用平台?因为 EOS 能够解决Ethereum一些显而易见的问题。EOS 的 DPOS 共识算法和石墨烯底层工具组能够满足每秒上万次,甚至每秒上百万次交易请求的企业级应用需求。EOS软件也提供完善的账号系统,可以帮助开发者快速开发自己的DAPP,而如果要在以太坊上开发DAPP,则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去开发底层模块。
 
另外,EOS的跨链交互和虚拟机独立架构都有许多可圈可点的机制。比如 EOS 设置的以太虚拟机(EVM),能够支持现有在以太坊运行的智能合约。现存在于以太坊的区块链应用,通过添加少量适配,就能够在EOS 系统上运行。EOS比以太坊和比特币更趋于中心化。不过,它跟中心化的公司又不同,它通过共识机制来达成交易,有区块链的社区治理机制等,这是一个在去中心化和性能之间做了一定平衡的解决方案。可以预见,在 2018 年 6 月 1 日 EOS 代币分发结束,并推出 1.0 版本网络之后,整个区块链行业将迎来崭新的商业应用浪潮。
 
【跨越——从互联网协议到公链】

今年(2018年)已然成为公链竞争的元年。到目前为止,对于目前整个数字货币领域而言,基本是遵循“底层公链 → 解决方案 → 项目应用”的发展逻辑。底层公链相当于区块链世界的基础设施,解决方案用来拓展底层公链的性能或为商业应用提供服务支撑。只有在底层公链扎实稳健高效运转的基础上,区块链商业应用才能发展和落地。公链在整个区块链领域的重要性和必要性,由此可见一斑。
 
时至今日,底层公链依然处在非常薄弱的境地,尚且无法实现真正的安全、可靠和高效。这也明显制约着整个区块链产业的发展。这些区块链暴露的各种缺陷,包括总能量低效、功能不佳或受限、并且缺乏成熟的管理机制。为了扩大比特币交易吞吐量,已经研发了许多诸如隔离见证(Segregated-Witness)和Block Size扩容这样的解决方案,为了提升以太坊的性能,也有雷电网络、Polkadot等跨链项目,但是这些垂直扩展方案都因单一物理机容量而受到限制,不然就得损害其可审核性这一特性。
 
2018年是公链角逐的一年,也是投资者布局公链的历史性机遇,如果等到竞争格局已经明朗,胜出者应该会如同现在的互联网巨头一样把持生态。而现在,谁会胜出还不并明朗,相比于传统互联网行业,区块链资产的总市值还处于低位。目前研发中的区块链公链项目众多,每条公链的设计哲学和应用场景也各有千秋。除了以太坊和EOS这样占据先发一定先发优势的项目,一些公链在技术上也有一定的特色,比如Cardano、Zilliqa希望通过分层构架的技术来增加主网的吞吐量;Aelf和Dfinity通过云计算来提高区块的处理效率;EKT和Polkadot则主打跨链,通过在各条链间建立信息高速公路实现大连通;QTUM、NEO等则希望通过底层预言技术和共识机制的颠覆,来构建全新的生态系统。因为可以预见的巨大增长空间,这些公链大多也都拥有不小的拥趸和社区支持者。就目前区块链行业的发展来看,各种公链会有竞争,但也有各自的特点和空间,未必会像互联网那样出现几家独大的局面。未来这段时间,具有良好扩展性和易用性的,能吸引到更多用户和开发者构建更好生态的公链项目也将是区块链世界里的刚需。
 
虽然大多数公链项目都会提出高TPS,高可用性,高扩展性,跨链等标配指标,但在区块链底层框架世界,解决性能、去中心化程度、和安全度这个三角问题,还是一个需要跨越的巨大障碍。第一代区块链仅仅拥有区块账簿(比特币),第二代区块链在区块账簿的基础上加了预言机(以太坊),但是第二代在区块链得到广泛应用的今天,其暴露出来的性能瓶颈以及拓展难题正在逐渐引发社区的不满。显而易见,在这场区块链大浪潮下,公链作为区块链世界的基础设施,会一直受到核心开发者的重视。未来第三代区块链的多链,跨链生态会逐渐普及,和EOS类似的新一代公有链,都在赛道上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古典互联网的协议都是开源免费的,所以在互联网世界里巨头们把持着应用层。从古典互联网到区块链,由于激励机制的存在,在区块链世界里,底层公链是最大的收益者。因此区块链的代码贡献者和使用者更加关注底层公链的技术和生态。笔者认为底层公链将是现阶段区块链行业攻关和关注重点。各个公链在可扩展性,应用性,共识哲学以及应用生态建设上的角逐将持续。
 
【结语】
 
当前互联网正处于过度中心化的阶段。1989年,伯纳斯李提出要建立一个全球超文本项目——万维网(WWW),让所有人都能顺利地从网上获取并共享信息。他肯定没有意料到自己的构想会影响到未来人类文明发展的进程。他肯定也没有想到,在近三十年后,他却要为互联网的过度中心化现状感到深深的忧虑。互联网已经被巨头垄断了,大家高频使用的网站或者APP,就那么几个。中国人是 BAT系列,美国人是Google 、 Facebook 、Amazon、Apple… 这几乎是全球同步的趋势。公有区块链作为一个可信的公有计算设施。这种新的底层的技术架构让我们拥有了新的可能性。让用户能够轻便的控制自己的身份和行为数据。所有的个人隐私数据,均可以通过用户自己来拥有,并在需要的时候有限地授权第三方使用。基于区块链,我们有望免于寡头的“数据剥削“。站在区块链行业宏观层面上来理解公链项目对于整个行业的价值基础和实现预期。这样即使我们的投资选择出现误差,偏差也一定不会大,只要格局足够大,我们就不会错失掉这个历史性投资机遇。

原标题:跨越——从互联网协议到公链
版权申明: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架构 算法 区块链技术

相关文章

Qtum量子链首笔Trusted IOT Alliance学术奖金授予英国谢菲尔德大学
Qtum(量子链)深度解析报告——千年老二能否超越一哥小蚁?
NEO小蚁深度解读
小蚁NEO项目评级:整体BBB级 代币分配不公开存控盘风险
EOS一个逐渐长大的“孩子”
砸钱抢地盘后,公链的下一步怎么走
公链之争,谁能率先突破百万TPS?
肖风闭门分享全文+PPT:5万亿美元公链的可能
全球公链之争:能应用落地的才能笑到最后
关于公链、去中心化、落地……这里谈论关于区块链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