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迅雷CEO陈磊:迅雷的区块链生态梦

区块链领域2018-07-05 14:47:06
5月16日,迅雷(NASDAQ:XNET)召开区块链生态及新品发布会。会上,迅雷CEO陈磊提出了在迅雷的区块链网络上建立起生态的计划。迅雷集团高级副总裁董鳕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截至目前,已经有爱奇艺优酷等视频企业入驻这一生态。
 
然而迅雷的生态计划在资本市场并未激起看多的反应。5月16日当天,迅雷股价下跌0.62%,以12.02美元/股收盘。流通于迅雷生态内的链克(代币)在二级“黑市”中,其价格在5月15日一度上涨至2.2元,发布会结束后,跌至1.5元,经历了一次过山车。
 
采访中,多位业内人士认为一个理想中的区块链生态,应该是有一个开源的平台为基础,以及足够多的用户和提供上层应用的企业,而且设计的token(通行证令牌)也具有适当的流通性。
 
能源区块链实验室创始人曹寅说:“互联网生态在国内还没有真正实现过,即使在区块链上,目前也只有以太坊这样一个案例,但是以太坊的数据吞吐量比较低。迅雷的业绩在过去几年并不亮眼,区块链生态目前在理论层面是能说得过去,这是一条自救的道路,但这是一项长期投入的事,政策等各方面原因都会对这一计划产生深远影响。”
 
区块链之路
 
迅雷对于区块链的布局最早可以追溯至2014年。不过在财报中,迅雷始终没有公布基于区块链的业务收入。在2014年至2017年,先后以云计算和共享云计算的方式对外来代指区块链技术所参与的业务。
 
自上市以来,迅雷财报中的持续经营业务的净利润大多数时间处于亏损状态。其财报数据显示,2015财年至2017财年,净亏损分别为1316万美元、2411万美元和3780万美元。
 
为改变现状,迅雷选择区块链为新方向,将其应用至云计算领域。从财务数据上看,区块链起到了扭亏的作用。据悉,其2017财年Q4的净利润为414万美元,2018财年Q1的净利润达到了803万美元。
 
具体而言,企业用户可以使用人民币来购买云计算服务,普通用户使用人民币购买增值服务、迅雷会员。这些与广告费用一道构成了迅雷的主要收入来源。不过在财报中寻觅,并未见到区块链出现在利润损益表当中。
 
陈磊向本报记者坦言,迅雷的收入增长主要来自云计算,但还没有通过区块链直接获取收入的业务。
 
从外部环境来看,据市场咨询公司赛迪顾问发布的《2016-2017年中国IaaS市场研究年度报告》显示,阿里云、腾讯云、金山云占据国内公有云市场前三,三者的市场份额合计超过50%;市场研究机构IDC圈的数据则显示,阿里云、腾讯云和金山云同样位列前三甲,其中仅阿里云便占有近50%的市场份额。
 
可以看出,相比于阿里云、腾讯云、金山云等一批云计算企业,迅雷的云计算在规模上尚且无法与之睥睨。但值得注意的是,相较于这些巨头企业,迅雷的云计算能成为扭亏的主力,究其根本,区块链是主要因素。
 
“阿里云等公有云企业,在前期投入大量资金进行建设,并通过补贴降价等方式来获取用户,这样一来增加了成本,也增加了投入到回报的收割期。” IDC中国企业级研究部研究总监周震刚这样解释了阿里云等企业的发展模式。
 
董鳕则这样向本报记者介绍了迅雷的模式:迅雷的硬件产品玩客云可以将C端用户的闲置带宽等资源收集起来,进而提供给企业客户,以此降低了企业的成本。
 
“带宽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弯道超车的机会,因为需求很大。区块链的使用降低了边际成本,所以云计算规模达到一定规模后,就可以缩短回报周期。”陈磊表示,区块链的未来市场巨大,希望能借此提升迅雷的竞争力。
 
迅雷的生态梦
 
到2017年,玩客云面市后,迅雷通过智能硬件连接C端用户和企业用户的思路明朗起来。
 
然而迅雷的这一业务模式若要实现可持续性的发展,其前提是有足够多的C端用户愿意将个人闲置资源贡献出来。
 
陈磊认为,需要打造一个迅雷的区块链闭环生态,其中要有足够多的、优秀的上层区块链应用。
 
在这个闭环生态中,迅雷通过出售玩客云给C端用户,用户可凭此硬件贡献闲置的带宽等资源,贡献的同时,用户可获得链克作为奖励,迅雷的企业用户则可以通过向C端用户支付链克等方式,购买类似上述闲置的资源。同时用户也可以使用链克,在迅雷旗下的链克商城中购买生态中企业用户以及迅雷向C端用户提供的增值服务。
 
“区块链一定要深入到老百姓当中。区块链的发展还在一个相对早期的阶段,所以一旦你掌握了区块链的一些正在改进中的技术,那么就能取得领先,但是这些技术必须要和现实场景结合才能有意义。”在采访中,陈磊这样向本报记者表达了理想中的迅雷区块链生态:“我们希望看到,迅雷生态链上能有大量推动实体经济发展和C端用户参与的应用,这是区块链发展的核心动力。”
 
工信部信息中心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于佳宁向本报记者表示,一个成功的公链应该能够充分给各个产业赋能,首先形成若干产业协作小生态,在未来逐步打通形成横跨一二三产业的大生态,真正为产业区块链时代的到来做出贡献,成为现代化经济体系的重要支撑。
 
对于上层应用,陈磊表示,希望以面向C端用户的大众型应用居多。
 
记者注意到,目前入驻迅雷生态链的上层应用中,特别是面向C端用户的应用中,除迅雷会员等迅雷的增值服务外,以视频网站居多,主要包括爱奇艺、优酷等。
 
“实际上,目前能够使用链克购买的服务是很有限的,虽然爱奇艺、优酷不错,但毕竟都是视频网站,只会购买其中一个。此外可供选择的就不多了。”吕淳(化名)是迅雷玩客云的用户,他还告诉记者,目前手中持有约10万个链克。
 
“对于迅雷5月16日的发布会,其实很多链克持有者都很期待,因为只有当场景足够丰富、有吸引力,才能让我们留在这个生态当中,但是就发布会上看到的,没有更多的新选择。”吕淳说。
 
而为了吸引上层应用的开发者进驻,迅雷提出了相应的扶持和鼓励。具体而言,是把预留用于区块链业务运营活动的3亿链克投入到开发者扶持计划中。
 
“建立生态,是一个长期、且投入巨大的项目,需要有足够的财力、技术支撑,一是基础设施的完善,第二要招揽生态内伙伴,第三是日常的运维,这都是不菲的开销。迅雷的模式说得通,但是难度真的很大,能否支撑得住生态建设,还是很难给出预测。”曹寅说。
 
炒币者的惊惶
 
然而在部分玩客云的用户看来,迅雷召开此次发布会的目的,是为了挽救区块链生态。
 
“在这个生态里,当前最重要的不是上层应用,而是链克。”吕淳说,“如果要让这个生态运转起来,就要让链克有价值,价值主要体现在流通性上,一方面链克可以购买更多更好的应用服务,能够获得提供服务的企业和用户的价值认可,另一方面,获得链克是需要做类似‘挖矿’的操作,期间要消耗电费、带宽等,目前每个链克的成本已经高出了链克兑人民币的价格,所以链克要足够划算才能吸引人进入这个生态。目前已经有很多人开始清仓,链克价格低迷,其实是使用者少了,在炒币受到限制的情况下,只能增加生态的丰富多样性,如果不改变,生态就会凋零。”
 
据悉,链克原名玩客币,是迅雷玩客云用户在贡献闲置资源时获得的奖励。在2017年9月,链克上线之初,玩客云用户间可进行链克的转账,也可以与支付宝、微信支付、银行卡绑定,实现提现。
 
彼时,链克的市面价格为每个0.1元。到2017年10月,链克价格一度突破9元,成为不少炒币者投机的工具。到2018年1月,随着人人公司区块链项目夭折,互联网公司发币受到监管部门的限制,迅雷随即宣布关闭链克钱包的转账功能。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链克钱包的国际版至今仍保留着转账提现的功能。记者看到,在5月15日,链克兑人民币的价格从每个链克1.9元涨至2.2元,到5月16日下午,又下跌至1.5元。
 
对于大陆版与国际版的区别,董鳕向本报记者解释称,国际版的运营是由迅雷在海外的公司负责,符合所在国的法律。
 
在部分炒币者看来,链克与法定货币间的兑换,是链克乃至迅雷区块链生态价值的体现。在一个玩客云的微信群内,记者看到了这样评论迅雷的区块链生态布局。
 
“迅雷的想法是好,但是底层技术支持,这种战略的收割期太长了,投入很大,迅雷是没有优势的。” 自玩客云面市,程生(化名)便开始关注迅雷,并购买了部分链克。
 
“当迅雷的区块链生态被看好时,大家会积极买入链克,因为链克是这个生态内流通的唯一货币,而看空时,就是判断这个生态价值低,使用者少了,链克的价格会下跌,到最后链克就只会成为积分,在没有太多玩家的生态里,积分是没有价值的。”程生说,“其实链克这两天的价格波动,就是用户从期待到失落的一个表现,因为没有什么利好消息。”
 
5月16日这一天,这一微信群里,看空的气氛弥漫开来。部分炒币者开始吆喝着收购“母鸡”(玩客云)和“鸡蛋”(链克),收购价甚至低于链克钱包中挂出的最低价。
 
对于链克的炒作行为,陈磊向本报记者表示,迅雷发展区块链业务不依赖二级市场的炒作。
 
“区块链一定不能成为集资的接口,也不要与法律对抗,并非踩红线一定是恶意的,但很多人踩红线确实是为了做坏事。从监管的层面,守住这个红线,在现阶段,简化了监管的复杂度,同时也留出了创新空间。企业应该专注于在监管范围内如何做创新。”陈磊说,“炒作的结果一定是炒家赚钱,用户吃亏、企业背锅。而链克兑人民币不会有一个对价,这是监管的底线。”

喜欢|0 不喜欢|0
来源:区块链领域
原标题:迅雷CEO陈磊:迅雷的区块链生态梦
版权申明:本文版本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相关文章

FBG创始人周硕基登福布斯封面
徐明星面对一切质疑:我对人性的估计远远不够
吴忌寒:算力之美
北大专家刘晓蕾:我认为现在看到的区块链项目95%-99%都会死
大都会资本BMAN:给伪区块链项目判个死刑